正在阅读:乡村运营激活山乡经济——“共同富裕看浙江”之一

乡村运营激活山乡经济——“共同富裕看浙江”之一

经济日报 2021-11-24 11:10:17

车出杭州,南行约1小时,便是富春江畔的桐庐。

溯芦茨溪而上至蟹坑口,再转青龙坞,一家充满想象力的创意生活一体店,让人眼前一亮。“谁能想到这样的山坞里,会有全国各地的游客专门跑来发呆、拍照。”芦茨村党委书记方祖春的介绍,幽默中透着骄傲。

原来,通过旧房流转、整体招商,芦茨村被专业文创团队打造成“乡村艺术化试验场”,胶囊旅馆、创意书房、雅致餐厅等融入土墙、青砖、原木,过去“卖炭为生”的穷乡村,如今通过“乡村运营”成了远近闻名的“网红村”。2020年以来,全村接待游客超过198万人次,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7.8万元。

芦茨村的变迁,正是浙江以乡村振兴为起笔,率先探索共同富裕之路的缩影。

位于杭州城西的临安区最早提出“村落景区”概念,开始探索市场化运营模式,将乡村资源优势、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、发展优势。石门村、大山村和龙上村相邻,首批被规划为“龙门秘境”景区。短短数月,环境整治、房屋外立面改造、旅游集散中心建设,一系列设施配套俱全,村庄面貌焕然一新。然而,单一的旅游业态、偏远的交通区位,没能吸引来多少游客。

改变始于临安区率先推出的“乡村运营”政策,一批土生土长的临安人受邀回乡当起了“乡村运营师”。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副局长陈伟宏介绍,运营师和村集体自愿签约,双方组建合资公司,村委会管理村庄事务,运营师负责打造旅游产品、策划主题活动,形成具有一定盈利能力的乡村业态,最终收益按照公司股份分成。

娄敏是第一个入驻石门村的“乡村运营师”。为了充分盘活山水资源,形成产业链,激活山乡经济,她先后投入了3000多万元流转闲置农房和土地,打造“垄上行”民宿、菊花基地、高山蔬菜基地。不到3年时间,“龙门秘境”景区吸引长三角地区游客争相打卡,村集体经济收入平均达到15万元。

经过4年的探索实践,临安“乡村运营”名声在外,已有14家村落景区与运营商签约合作,完成落户项目53个。

而在富春江畔的桐庐,“乡村运营”带来的不单是乡村旅游,更探索出了乡村振兴、实现共同富裕的有效路径。

漫步在桐庐县芦茨村的“两山大道”,一边是苍翠山坡下清澈的溪水,一边是一字排开的美丽民宿。

“我在这里开民宿已经8年了,村里的环境越来越美,周边景区建设也更加齐全,游客络绎不绝。”“画中阁”民宿老板陈静敏笑着说,“守着家,一年收入就有10多万元。今年我准备增加房间数,在原先的民宿附近再开一家分店。”

在莪山畲族乡戴家山村,25岁的邵婕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,将家里两栋旧宅改造成了民宿。几年时间,戴家山从原来的“空心村”变成了全县精品民宿集群的“金名片”,而当地的“农民之家”创业服务社则以集体土地、管理用房等资源折价入股至民宿。邵婕的目标很清晰,就是让当地百姓既做“房东”又做“股东”。

桐庐民宿老板的“底气”,源于政府不断创新的产业模式。早在2015年,桐庐就率先在杭州推进民宿持证经营,申请领证条件包括经营用房、卫生安全、环境保护、食品安全等7个方面。桐庐农业农村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这一举措促使桐庐民宿产业走向规范化经营,并为今后的集聚式发展奠定了基础。

桐庐还先后出台4轮专项政策,用于支持和鼓励当地民宿产业发展。2017年,桐庐成为中国国际民宿发展论坛的永久举办地,进一步激发了当地民宿产业的潜力。

如今,桐庐共有民宿691家,民宿集聚村22个,精品特色民宿112家,逐步形成了以中高端为主、高中低兼具的特色化、差异化民宿发展格局。江南古村落、慢生活体验区、莪山戴家山、横村白云间等一批精品民宿集聚区应运而生。

随着乡村振兴进程的纵深发展,桐庐美丽乡村建设如火如荼。打造数字乡村和艺术乡村,拉长桐庐乡村旅游产业链,正在成为政府引导乡村运营的新方向,也是发展全域景区的新推手。在最近举行的世界5G大会行业应用创新论坛上,桐庐莪山畲族乡“5G示范应用第一乡”入选全国5G十大应用案例。5G技术的全区域覆盖,催生了数字应用新场景——全域景区大数据检测。在产业数字化的带动下,莪山乡全年接待游客超50万人次。

桐庐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翁嫣认为,数字赋能是未来乡村振兴的必然选择。数字赋能不仅为农村百姓提供便利的网购服务,更重要的是实现了网货下乡、游客进村、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打通。

眼下,桐庐正以民宿业为突破口,率先推出“民宿智脑”:来往游客只需扫描“民宿智脑——芦茨慢生活”二维码,“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购、娱”一键搞定,实现全方位“智服务”。

本文转自:新澳门葡京娱乐网址新闻网 66wz.com

新闻中心 编辑:查铁翔责任编辑:叶双莲监制:阮周琳
疫情防控一刻不得松懈